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呼啸山庄

简介目录赏析注册送体验金的网址艾米莉·勃朗特

注册即领取38元体验金

   这是我第二次读《呼啸山庄》了。羞愧的讲,重读《呼啸山庄》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第一次没有读懂。可更令我羞愧的是,第二次,我仍然不懂。
    一个关于爱情和复仇,里面充满了歌特式的恐怖气氛的故事。可是在我读起来居然不疼不痒。是我笨么?当凯瑟琳和希斯克里夫的灵魂在田地中走来走去的时候,它们给我的震撼力真的没有简对罗切斯特的那句“你就是我的家”来得猛烈。而其中的格特风格,比起坡的短片小说,差的十万八千里呢。
    《呼啸山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成就相当高的杰作。而我,却彻彻底底的视它为空气。对于一个喜欢书的人来说,这种事情太可怕了。“喜欢”“讨厌”“血腥”“精彩”这些都可以是它在你心中留下的烙印。而《呼啸山庄》,如果有人让我评价一下的话,我不得不说“让我回去再看一遍吧。”
    回想了一下给我印象深刻的作品,我猛地发现,是我的阅读习惯,或者说是阅读口味大大阻碍了我感受这部伟大的作品。我发现我对作品表现形式和语言的敏感程度要大大强于对内容的敏感程度。如果有着合我口味的表现形式的作品又碰巧有着相当不错的故事、深刻的内涵,那我就是赚到了。反过来,一部作品无论多有深度,如果与我的阅读感觉背道而驰,恐怕我是怎么也读不下去的,就算硬着头皮走到头,也感受不到其中的精髓。也就是说,对于我来讲,表达形式>故事内容>思想内涵。
    这样一看,为什么有些作家我那么喜欢,而另一些那么讨厌,就很好解释了。喜欢杰克伦敦的作品,是因为里面的语言令我血脉喷张;喜欢黒塞的《在轮下》,是因为优美环境的描写和赤裸现实的穿插记录让我莫明感动;喜欢王尔德的《道连格雷德画像》,是因为似是而非,是非而是的雄辩使我欲罢不能。就连前几天看的钱伯斯的很简单的小说《在我坟上起舞》,我都非常喜欢,原因就是那迷人的表达方式。
    我就好像是爱吃辣味的川妹子,只要是这种口味,具体是什么食材,有没有营养完全不考虑,也不在乎。可是,这种偏食是相当可怕的,尽管吃的多,却导致了严重的营养不良。虽然因为总选经典来读,还没有去嚼什么垃圾食品,可是我的的确确错过了不少大餐。海明威和狄更斯就是其中两个最有名的大厨。海明威,我一直努力在读那本《丧钟为谁而鸣》,断断续续读了好几年了也没有读完。因为他的表达方式,简直是在挑战我的阅读极限。我清楚地记得,从我第一次试图去读这本书时,每翻一页,对我来说就如同煎熬。由于我的偏食,我连他的《老人与海》都没有完整的看过。狄更斯也有着相同的情况,他的伟大已经不需我赘述,尽管Pearl S都承认是这个老头给了她无限的力量,尽管路人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赞美他最喜欢的这位作家,我还是顽固地无法接受吸收他的东西。是我那条品尝味道的舌头阻碍了我去吸收。
说来说去,《呼啸山庄》也是这样的情况,这种情况可怕到,面对这样一个令人神伤的爱情故事,我既不觉得爱情的伟大,也不觉得复仇得残忍。有多少人因为希斯克里夫那变态的行为而几乎读不下去。而我却只是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声“哦!”。这都是偏食惹的祸啊。
    不过,要说这部作品在心里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这是瞎话。在第一次看完《呼啸山庄》的时候,我曾在book report中把希斯克里夫和另一个经典的复仇者基督山伯爵相比。我当时根本想不通希斯克里夫为什么要复仇,在我看来,他的理由远没有伯爵充分,而且毫无意义。现在明白,这根本是两种不同概念的复仇。细细品位,希斯克里夫的仇要比基督山伯爵的要痛苦的多也深刻的多。因为伯爵的复仇是基于对仇人无法排解的强烈的恨和对旧恋人若有似无的无奈,而希斯克里夫的复仇却是完全出于凯瑟琳的爱。这种基于爱的复仇即是成功也不会快感,或者说这种复仇根本不会成功,不会结束。就算希斯克里夫占有了两个家族的财产,虐待他们的继承人,他还是失败的。因为凯瑟琳已经不在了。希斯克里夫要毁掉没有凯瑟琳的世界。“没有凯瑟琳的天堂是地狱。”
    最后,对于自己的偏食,我想就让《呼啸山庄》作为一个开始吧。因为从今天起,我要享受不同口味的大餐了。
PS:在douban上很喜欢一个网友看《呼啸山庄》的角度
“呼啸山庄,其实是一个成长与背叛的故事。 成长本身,就意味着对纯美童年的背叛,和对丑陋成人世界的妥协。凯瑟琳心神不定地跨过了那道门,而希斯克利夫却始终执拗地停留在门外。”---Www.LZUOWEN.COM理想 作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