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注册即领取38元体验金:高一作文

同学

首页 > 话题作文 > 描写同学的作文

 同学,又称同窗,是指有共同学习环境的一群学生。可小分为同班同学、同级同学和同校同学等。

同学通常指曾经于同一时间在一起学习的人,而并非与自己同时在学的校友,一般比自己较高年级的同学称为学长、学姊,比自己较低年级的同学称为学弟、学妹,一般而言同学友谊比较纯朴,没有重大的利益权力的竞争,因此不少人与同学成为好友,甚至知己、密友。
 
  A虽说不上是那种社会上的不良少年,但也常在学校和别人欧斗打闹,惹了不少麻烦,甚至屡教不改。这不,前阵子又一拳打伤了同学B的右眼。尽管他学习成绩在班上属于不错的一类,可却从来没有同学请教他题目,无疑是怕一不小心惹毛了他,那种暴躁的性格和爱惹是生非的脾气,很难保证自己可以完壁归家。   A这几天表现怪怪的,没有了平时的活力,总是呆呆地望着桌子,上课走神,下课也没出去。许多同学都察觉到了,可没人敢去关心他,但其实也不屑去关心他。我 [查看全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屏。   题记   与你若没有相遇,怎有相知;与你若没有相知,又怎有此刻的相思。   1、<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相遇,在那个灼热的九月,白色的衬衫,短短却十分精神的头发,随意的躺在你的头顶。柔柔的阳光洒下来,遇见你,遇见如阳光般温暖而充满活力的你,乃我之幸。   2、<结交在相知,何必骨肉亲>   你渐渐长长的头发,如同我们之间浓浓的情谊,随时间愈渐愈长。一缕青丝,仿若一支藤蔓,盘曲、缠绕,仅仅将 [查看全文]
  太阳渐趋落下北方,屈指一算,已三年没回老家了。一样的天空下,现在和过去是那麽的不一样。趁着这个雨蒙蒙的中秋节,我回到了三年前。   以前潮汐相处,同窗学习,共同进退的同学,现在还能坦诚相见吗?我随着青苔布满的石路,踏近了自己的家,简单却舒适的家,是这里最让我怀念的地方。   突然门外传来嘈杂声,接着是敲门声,一下子又给大叫声所覆盖。我连忙去外面看看发生什麽事,当我看到我家门外的几个人时,我呆在那儿了,那陌生又熟悉的脸庞,都带着 [查看全文]
  是什么在我恍惚经过的岁月里疯狂生长?   是什么在我们分开的年华里悄让被遗忘?   又是什么在我们想要重新拾起时发现早已变了模样?   小学同学发了信息来,告诉我在我离开的那天下午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于是那些已安静沉淀,如同河床上铺开的细沙一样的记忆在一瞬间纷纷上演,然后散落在我走过去的过去上,勾勒出所有关于怀旧的伤感和错过的遗憾。我可以想象出站在校门前一群人交谈的景象。那些儿时共同的记忆在多年之后从双方口中 [查看全文]
7月31日,晴。 我去寻找我的小学同学。这些天来,我往往做着相同的梦,我梦见我的小学同学。不论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我都一一会了面。虽然梦境很杂,大有夹杂些很多不相干的事物。但我的的确确是想念我的小学同学了! 我们是2008年暑假毕了业,然后分道扬镳的。暑假里我也曾走访过我最要好的同学。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天里,我去过和我关系维持6年都相融以沫的全祖谊家。记得那时我们村拆迁,不得不寄住全家村。父亲又想修车,所以选了几间 [查看全文]
  来到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我感到十分无力,学校就在前面了,双腿却似乎粘上了胶水紧贴这大地,怎么也踏不出一步来,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离开了当初那个美好的学校,美好的同学,眼眶有些湿润,来到这所新的学校,有的只是无尽的陌生与沉默。   你是xx?一个面色温和的老师对我说道。我轻声嗯了一下。   欢迎来到这个新的班级。看到老师灿烂的笑容,我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我永远都不属于这里,又怎么能融入这个班级呢,我永远都只属于过去的那个学校,他们才 [查看全文]
  上课铃已经响了两分钟,历史老师还没有到教室。到教导处打探军情的科代表很快气喘吁吁地回来,并面带兴奋地说:历史老师参加比赛暂时回不来,这节课自习!刹那间,同学们欢呼雀跃。瞧,科代表刚宣布了自习的消息,就有同学动起来。坐在最后一排的几个同学嚼起了奶糖,还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引来周围的同学一阵哄笑。他倒毫无悔意,眯着眼睛,一脸的幸福。真是知足者常乐啊!一节课的自习,同学们当然不会白费,我身后的几位正在开辩论大会,辩论的主题是:谁最笨 [查看全文]
  曾,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终只是浮烟,   曾,死生契阔,与子偕老,终只是无果,   美如花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   心若磐石,也敌不过,过眼云烟,   一曲离殇,唱不出朱颜难断,   一脉情思,望不穿秋水天长,   记   待在教室里,看着周围蹦蹦跳跳的同学,恍惚之间就觉得自己老了。然而打不起精神,吃不下饭,听不进去课,睡不着觉,这些事实仿佛也在提醒我,自己真的是老了。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感觉累,莫名的累。看着那些原来关系不错的朋友与自己 [查看全文]
  那天中午,吃完饭,回到宿舍里,打乱之间看见一个男人手里领着一些塑料袋。我看去,没有过多的注意,一位家长来看学生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和同学打乱完事,回到自己宿舍门口,看到男人径直走到旁边宿舍门口。还没有开门,男人向屋里望了望,然后目光瞧向玻璃上贴的住宿表,可能是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名字,会心的一笑。   我才注意到男人,男人手中的袋子,五颜六色,沉甸甸的,在外面看,好像是水果之类的东西。但男人却迟迟不肯放到地上,好像一放到 [查看全文]
  自从腿受伤之后,总觉得好像一切都远离了你,就如同跌进了不见五指的空洞,奋力向上爬着指缝间那怕满是污垢染上血迹,也无人会回首就算是一丝微弱的怜悯。   我喜欢独自一人但并不表示我脱离温暖的集体,坐在座位上安心的写着刚刚布置的作业,放置在一旁的作业摞得很高,打着厚重的石膏,整个人显得僵硬。或许是在前排,我的背上像是被热火所炙烤有同情有讽刺各种各样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   哗桌子上的书顷然而下,我呆愣在一边,试卷上留下一道 [查看全文]
  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们依旧是同学、朋友。我们在高中相遇,你在和昔日的伙伴玩扳手劲。你依旧清瘦,黝黑,只是那一贯明亮的黑眸就像掺了杂质,暗了下去。你盯着我们每一个人看,带着凄伤与深深地眷恋。然后,你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教室,在夕阳中,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是的,你走了。你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你走时只有14岁。   那是一个大晴天。我刚下课,拿出手机就看到毅发来的短信:拉里出车祸死了。我没太在意,以为那只是个无聊的 [查看全文]
  写人作文:我读懂了他的痛   笑即是痛   他是一个很开朗的男生,我跟他坐在一起后,尤其这样认为.如有一次,我们都在认真听课,但他却在捧腹大笑,使的我们都对他"注目礼",随后老师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并采取了行动,老师问他:"现在是上课,你知不知道."他说:"知道."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只好揪住他的耳朵问他:"你到底在笑什么?"他没有回答老师的问题,反而问老师:"老师您知道一个三分熟的牛排遇到了一个七分熟的牛排,为什么不打招呼吗?"老师说:"恩,牛排又不会说话,当然不会 [查看全文]
  写人作文:卡门冻鱼   一年的时间,365天,在校的4200个小时,同窗的友情在阳光下滋生,卡门和冻鱼的出现,仿佛在空气中加入了催化剂,阳光的味道更浓了些。   A 卡门   当然,他是中国人,王氏,整天自吹自擂家族姓氏为东海王,说是从东海边迁来内地。他的老爸老妈应该是对他寄以厚望的,所以起名字叫王晓龙。   卡门之名是我给他取的,就是《卡门》序曲里的那个卡门,意为体积太大卡住了门,那是冬天时叫的,他穿着厚重的外套,看起来真的很卡门。本来 [查看全文]
  同学极为本分,做什么都规规矩矩,穿得也很朴素,一看就是一个不繁华的人。   同学读书很用功,所以成绩也很好。初中毕业时,他以全县第一的好成绩考入了我们学校,与我同班,相比之下,我甚是惭愧。同学不爱讲话,没人与他答茬时便一个人做题。看书。抑或思考,总是一个人静悄悄的,不引人注意。如不是每次考试发成绩时老师对他的点名表扬,全班的人可能都不会注意到他。他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人。   虽然同学不喜欢热闹,但对我却极为热情,我是一个爱 [查看全文]
  她长着高高瘦瘦的个子,留着一头长长的头发,总是扎着一条马尾辫,走起路来,带着蝴蝶结的马尾辫就在脑后一摇一晃,看上去很美丽。一双灵活,敏锐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瓜子形的脸蛋,白里泛红,一张樱桃小嘴配上那高高的鼻子,显得更漂亮了。她就是我的同学文文了。 重庆市职中高一 聂歆妤 本文系本站用户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查看全文]
  开心果顾名思义,是一种让人吃后能够开心快乐的果实。众所周知,是在超市里一种好吃的食品名字叫开心果。而今天的开心果与众不同。   题记   我所说的开心果就在我们班。   首先,他长得就很逗。小咪咪的眼睛,会经常因为睡眠不足而更加增添了他天生戏剧性的标志。原本笔挺挺的鼻子上,愕然突起的两颗红通通的大豆豆,总引诱着让人戳上两下子。一张原本不应该属于他的性感的樱桃小嘴更突显了他的瘦弱。实在想象不出他缺上两颗门牙的 [查看全文]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这首高晓松的《同桌的你》曾经风靡一时,至今还有人在唱,都是思念自己的同桌,回忆那段美好的记忆。   虽然你不曾哭泣,有着坚强的一面,但你也有柔弱的一面。你时常表现出你唯我独尊的霸气,却有时候流露出你亭亭玉立的可爱。这是我的同桌蔚。   我刚进这个班集体的时候,我们互相不认识,在经过几天的熟悉后,班主任包老师把我们分在一起,你就成了我的新同桌。我们彼此就 [查看全文]
  那年夏天,我步入初三。新学年伊始,我在家人安排下转来了初三12班。起初我是慕名而来的,还记得第一天看了分班表,几个熟悉的名字聚集在了一张白纸上,是我们学校的学习尖子,有黄小峰,谢小励等。我带着好奇与憧憬走进了初三。   时光荏苒,我很快与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包括他。我第一次认真地注视他是在一节体育课上,一个眼神游离而呆滞的同学吸引了我,我打量了他一下,虎背熊腰的身姿,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些许的刘海下是一些注册送体验金官网留下的脚印,双手 [查看全文]
  亲爱的内奸小童鞋,我代表高一八班的群体同学们向您表达深深的问候,这些日子以来您问班级奔波劳累,你辛苦了!我实在搞不懂,你每天这样到底开不开心啊?你说吧,你来学校你就安安分分的学习,你要搞那么多奇葩干嘛?   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一抬头便能看见对方(尽管我不知道你是谁),你说我们每天朝夕相处的不好吗?像班主任这样理性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嘛要联合他一起欺负我们啊,如果你非要用这种方式来博取他的喜欢,我想你错 [查看全文]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这首高晓松的《同桌的你》曾经风靡一时,至今还有人在唱,都是思念自己的同桌,回忆那段美好的记忆。   虽然你不曾哭泣,有着坚强的一面,但你也有柔弱的一面。你时常表现出你唯我独尊的霸气,却有时候流露出你亭亭玉立的可爱。这是我的同桌蔚。   我刚进这个班集体的时候,我们互相不认识,在经过几天的熟悉后,班主任包老师把我们分在一起,你就成了我的新同桌。我们彼此就 [查看全文]
  几个月前,我还是一名初三即将毕业的学生,现在真的毕业了,开始舍不得过去。   开学了,我真的是一名高中生,虽然刚刚开始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但是熟悉了就好嘛。后来,我和我身边的几个女生,闹的一片火热,我们都彼此了解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和我的同桌,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亲密无间的同学。我们彼此了解对方,我们彼此关心对方。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快乐。   因为我的家不算很远,所以没有选择住宿。可是现在,她想我住宿陪她。我开始纠结 [查看全文]
  本班有这样一个人:相貌虽不能称闭月羞花,但总还对得起观众,不至于吐血而亡;身材虽不能说杨柳细腰,但至少比肥姐苗条,大体还算过得去;性格虽说不是温文尔雅,也许是上帝的失误,并不能怪他。虽为一千金,却野的很,并有大哥之雅称。   不信?可随便采访本班同学,喏:   甲:啊,她,我大哥。如果你有事求她,只管开口便是,准办到。还记得,我的好哥们由于特殊原因没办法完成作业,于是便求到大哥,本以为,老大会将他臭骂一顿,谁料想,大哥熬至凌晨两点,终于完成作业,可 [查看全文]
  金黄的树叶打着卷儿,借着风姑娘的一臂之力,终于挣脱了大树的怀抱,尽情地在空中舞蹈。他们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舞出自己的绚烂,以完美的舞姿来谢幕人生的整个旅程。又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   彩披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独自一人坐在大树下,任凭枯叶落在她的身上。她轻轻地闭着眼,黑暗的视觉中渐渐开始明亮,从远处缓缓走来一个人。他叫生,是彩以前的英语老师。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很大,眼神却似乎能穿透人的内心给人以心灵的 [查看全文]
  她是一个很傻很可爱的女孩,这是我对她的第一个看法。   初次认识她,是在开学第一天的时候。那时她迟到了,看到我们都到齐了,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傻笑着说: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那副傻里傻气的模样惹得同学们笑出了声,连我都不禁莞尔一笑,她更是被我们的笑声弄的脸通红通红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傻里傻气的,很可爱。   她长得很清秀,是一个标准的娃娃脸,尤其是她的皮肤又白又嫩,个子矮矮的,真的就像是一个娃娃,她有一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