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注册即领取38元体验金

  我手中拿着一个鼠曲粿,一小口一小口地嚼着……

  鼠曲粿,潮汕地区一种有名的糕点。每逢春节,各家各户总会用它来祭神,这已成为一种习俗。

  相比起在市场买的这个鼠曲粿,我更怀念曾祖母自制的鼠曲粿。我曾见过她做鼠曲粿,手法传统且繁杂。

  制作鼠曲粿首先要到田野里采取鼠曲草。鼠曲草颜色深绿,散发着天然的清香。深深一嗅,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选摘鼠曲草的芯叶入锅熬煮成汤水,在沥去涩水之后,放入石臼舂烂。再加到和有猪油,红糖水的糯米粉中。用双手将糯米粉揉,捶,打,甩,最终变成糯米团。不要小看这几个动作,折腾太久做出来的粿皮就不够嫩,力道太小粿皮就不够薄。只有控制好时间和力道的人才能做成又嫩又薄的粿皮。之后方能上案擀压,然后准备馅料给鼠曲粿包馅。

  鼠曲粿馅料咸甜随意,不过我更喜欢甜馅。选择合适大小的粿皮,捏成圆饼形,往里边加豆沙,花生仁,芝麻,糯米等,包后用圆形或桃形木模压印成形。

  接着将鼠曲粿放在铺有一层香蕉蒸笼上蒸熟,淡淡的鼠曲粿味就四处飘逸。待熟时揭开笼盖,隔着氤氲瞧见了一个一个饱满可爱的鼠曲粿,令人忍不住想尝一尝。

  我总是迫不及待的让曾祖母拣出一个放在碗里,好让它降温降得快些。我一边捧着碗,一遍对着里边吹气,很是滑稽。每次吃鼠曲粿往往值得我花半天的时间吃掉它,再用半天的时间细细回味。

  后来,我慢慢长大,曾祖母也老去了。我再也吃不到她制作的鼠曲粿,手中的鼠曲粿也不是那令我陶醉的味儿。一小口一小口的嚼着,竟尝出苦涩的味道,还夹着莫名的感伤。

  新的一年又到了。故人早已驾鹤西去,往事却并不如烟。我努力捕捉时光淘洗过后记忆中的味,觉得它总是散发着淡淡的鼠曲粿味。

    高二:蔡梓微

Www.amillionkindlebooks.com
上一篇:十年 下一篇:妈妈,回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