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注册即领取38元体验金

  我们在成长,无时无刻都在成长。成长中,我们学会了喜,怒,哀,乐,也收获了原谅与被原谅。都说宽恕别人就是宽恕自己。

  那是两年前的秋天,枫叶红了,飘在空中,洒在地上,美极了。我拾起一片,夹在回忆录里,缓缓向婷家走去。枫叶,是离别,那是五年级最后一个秋天,我们最后一次一起捡枫叶,最近大家都忙着写回忆录,眼看都写得差不多了,就差因手术没来的婷了。我被推选去送回忆录给她,那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她了。

  婷是个文静、温柔的女孩,五年来几乎没见过她发火的样子,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我们是同桌,关系很铁。

  走到她家门口,正准备着摁门铃,门便开了。门的那边是一个面容消瘦、骨瘦如柴的女孩,要不是那亲切的微笑,难以想象她会是以前的那个婷。“进来坐啊!”她率先打破了这僵局,“哦,谢谢啊!”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房间是清一色的少女风,但是一只缺了一只耳朵的陶瓷狗显得不太和谐。估计是她自己做的吧!我把回忆录拿给她,她笑着对我说:“我?你们还记得我,我真是欣慰啊!你就在我房间里休息会,别拘束,我妈今天上班去了。”我点了点头表示默认。随后径直走向那只陶瓷狗,虽说没有耳朵,但是总体来说很好看。我正想拿起来看,可是婷的一声尖叫让我不知所措,把陶瓷狗重重地摔在地上。“别拿!”婷的声音越来越小。眼泪从她眼眶里蹦出来,经过瘦瘦的小脸,滴在红木地板上。“对……对不起!”我用颤抖的声音道了歉。突然,她的眼泪伴随着抽泣停止了。她恼怒地看着我,仿佛要把我吃了一样。“那是我爸爸和我一起做的!”她吼道,随后猛烈得咳了起来。早就听闻她爸爸和她妈妈离了婚,她也是因为这个生病住院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它的重要性。

  此时的她,早已泣不成声。尝试着想把陶瓷狗拼起来,可是失败了。“滚!”她又恢复了蚊子般的叫声。我只好乖乖回家。路上,我的泪也不住的流淌,流在满地的枫叶上。突然,一个温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张曹洁!”原来是婷,她擦干了泪水,对我说,“我还要谢谢你呢,你让我可以忘记他了!他就是个坏蛋!”我又一次看到了那笑容,像枫叶一般温暖着我的心。

  之后,在毕业典礼上见过她最后一次。但是那年秋天,我学会了原谅是那么的珍贵。

    初一:张梓墨

Www.Lzuowen.Com
上一篇:一次举手 下一篇:友谊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