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注册即领取38元体验金

  我的父亲,他很平凡,他只拥有黝黑的皮肤与蹶了的腿。

  他的那双大手结满了茧,每天晌午总坐到台阶上慢悠悠地抽着他那用了二十多年的烟斗。他总是那么的飘渺,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的确,在这个家里,我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父亲,我从没真正地叫过他一声。是的,别人都因为有父亲的陪伴而幸福,可我却因有了这样的一个父亲而卑微。

  我的父亲,是残疾的。从小到大,我没让他去开过家长会,甚至从没叫过他,总对他呼呼哧哧。我讨厌这样的父亲。因为父亲残疾,儿时的我是在伙伴的嘲笑下成长的。面对伙伴的嘲笑,刚开始我恨不得父亲早点死。可是,后来,就在我十三岁的那年,母亲对我讲了一个故事……

  她说“女女,你知道你的父亲为什么会残疾吗?”我满脸疑惑地望向母亲。母亲严肃的望着我,深呼了一口气:“你的父亲,对,就是从小让你看不起,让你被人耻笑的父亲,他残疾那都是因为你!”我惊呼:“为什么?不可能!老头不是这样说的,他说是自己摔倒的。你在骗我吧!”

  “女儿,望着我,看向我的眼睛,这双眼睛会说谎吗?”母亲把我的头拧向她那边,“我生你那一年,我难产了,村里唯一的接生婆都在十五里以外,是你的父亲,背着我一口气跑了几小时。可是,刚不巧的,山里的泥泞倒塌,我们被阻挡了去路。你的父亲为了我还有肚子里的你,他不肯绕远路,因为那时我已经有血从大腿流下来了。于是你父亲二话不说,抱着我小心翼翼地过去。但是,毕竟是山路,无论怎么小心,还是很危险的。”我望着母亲,眼眶里已经有点泪了,我控制泪水不让它掉下。

  母亲继续对我说,“后来,因为脚滑,你父亲摔倒了,扭伤了脚。但你父亲仅仅叫了一声后,他便忍住了。你的父亲继续抱着我走过了那座山头。再后来,我们到了接生婆的家,你保住了,可你父亲的腿却永远地残疾了。”我大呼:“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

  母亲狠狠地甩了我一掌,“有你这样做女儿的吗?不仅不尊重挽回你性命的父亲,还叫他老头,你心里过意得去吗?”母亲摔下这句话后便走了。我一个人呆在草房里,泪水滑落下来。

  后来,我接受了这一事实,但我还不能改口叫他“父亲”。

  除夕夜的傍晚,我尝试着轻轻叫了他一声“父亲”。他愕然望向我,我明显地看到了他的泪在眼眶里打转。然后我说:“父亲,吃团圆饭了,今天是除夕之夜。”父亲不知是对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是啊,除夕夜了,吃团圆饭了。”然后我扶着父亲,一蹶一蹶地来到饭桌前。

  饭后,母亲对我说:“女女,你知道吗?这是你父亲吃过的、有史以来最快乐的饭啊!”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没有丁点私心,他不仅拥有那黝黑的皮肤与蹶了的腿,还拥有家。

 

  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第三中学初三:李颖仪

 

Www.Lzuowen.Com
上一篇:老师?老师! 下一篇:美丽的心灵